葡萄

不安生

 

远冬

现在在听Hans Zimmer为电影《超能查派》制作的电影原声。非常重的金属和机械感,配合静悄悄拍击的节奏,搭配上他本人一如既往的飘渺风格,几乎是听的瞬间,那座城和那个拥有了情感的机器人,就出现在了眼前。

生命中总是存在着许许多多的巧合,喜好中也是。比如我现在才知道,高二那年看的《消失的爱人》和《七宗罪》是大卫芬奇的作品;比如原来《七宗罪》里那个吸引我的充满正义感的小警察就是最近让我无比震撼的《搏击俱乐部》里的布拉德皮特;比如Hans Zimmer为《独行侠》《小王子》和《功夫熊猫》甚至《地球》都制作了原声带。

伟大的作品总是从不同的角度震撼了人的心弦,又留下了相似的回响和共鸣。

我又结...

  2 2

作假信

Z:

 

       许久不见,你还好吗?杭州已入秋,早晨和傍晚都凉。楼下的花圃里种了新的花草,不过月余的时间,鹅黄的花瓣就鲜嫩地在晚风中摇头晃脑了,很是漂亮。

 

       你大概不会知道,我总是想起你。在一个人去食堂吃饭的路上;在结束冗长的练习后空荡的叹息声中;在吵闹的音乐和诡异的旋律里。我想起我们一起弹过的那架钢琴,还有在小卖部冷柜里拿出来冰凉的罐装奶茶。后来,我没有在杭州找到那个牌子的奶茶,也愈发的忘记它的甜味了。

 ...

  8

2018.8.24

又一次尝试跟父亲沟通的结果,还是以我崩溃大哭、哽咽不成声做结。父亲还是那副不解的眼神,但我总归还是长大了些。边哭,也能边动脑子了。一面哭的同时,也一面在脑子里飞快的串起他说过的话并且导向最终结论。感谢辩论。

结论一,他对我谈论的话题不感兴趣(这次对话以我尝试以家庭斗地主和介绍asmr的存在为引子。)

结论二,他认为我喜欢的东西非常小众,并且推断我是在标榜自己的某种独特。

结论三,他认为我不够成熟,因为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同理也无法与他谈及所谓主流的东西,证明知识面的浅薄。

结论四,他不认为我和他之间存在的沟通问题是很大的问题,并且认为等我长大到某种程度的时候,一定会有同他展开真正对话、...

  3

糟透了

我是说我的生活。

又来了,又开始了,一切都超出我预料又如我所想的一样原地打着转。我重新在最后一个珍贵的假期里开始了循环往复的周而复始。反复地制定计划,反复地放弃计划,反复地陷入恼火和困惑中。我像一只被丢到水面上的浮标,摇摇晃晃;又像一个患疟疾即将死去的病人,发着高热,打着摆子,牙关直哆嗦。

令我不可思议又令我感到痛苦的是,即便我知道机会只有一次,即便我已经意识到了两个月后那场考试的重要性,我还能够心安理得的在床上刷着没有意义的、不属于我的东西;我还能在感到焦虑的、无法迅速入睡的夜里,一遍又一遍地安慰自己:会好的,会有出路的。你还有明天,明天又是新的开始。

我不知道自己凭借着什么样的强大自...

  4 4

非实用主义

想到这个题目,是因为刚刚读完父亲寄过来的一套关于美国学府介绍的工具书。好奇之余也有些疲惫的读感。作者是在某个系统鲸领域的佼佼者,说话干净利落、逻辑连贯,有条有理。从各方面来说,的确是可读性较高的指南了。只是我总爱看些与理性不搭边的作品——比如情绪的消融潮涌,犹豫与落日,眼泪同脚印之类,读起无法呈现太多画面的书,就容易犯困。

父亲的选择象征着大部分中国人——实干派,理性,实用主义者。他给我推荐的书往往都是些走快捷路径的工具书——《36个治好拖延症的方法》《成功人士的守则100条》《西点军校的秘密》。硬邦邦地砸过来,明摆着要我节省时间走捷径的想法,有时实在是让我有些哭笑不得。

只是成功真的有捷...

  4

食欲

好像我所有的美好体验,都免不了跟食物扯上关系。

童年是五毛钱一包的火爆牛筋,或者睡醒以后巴掌大的一袋冰豆浆,还有甜甜的、尝起来像纸片一样的香菇肥牛。偷偷递进校门口的冰鸳鸯奶茶,5块钱。在课堂上趁老师不注意低下头猛的塞进一口的干脆面,吃完以后还会把手指上的调味粉舔的干干净净。

家是门口便利店里加一份鱼丸的车仔面,淋上酸甜的番茄酱和辣椒酱。是跟妈妈一起周日做礼拜前吃的肠粉,加蛋加肉,淋上加了香菇碎、小虾米的酱油。是一盘挤挤攘攘的豆豉蒸排骨,脆骨都蒸的酥松,在嘴里能咔吧咔吧的嚼烂。

喜欢是一同在小小的早餐店里分享的小笼包、炒稞和茶叶蛋。你一口我一口喝掉的珍珠奶茶。晚上一起在便利店里吃掉的烧卖和...

  7 2

不可说

那天跟友人一起去灵隐寺走了一趟,捧着杯冰饮在绿荫成团的山寺里走,正好赶上了修行僧人的颂经时间。站在门口听了一会,是调子平平又模糊的发音,实在好奇,便凑到后排老人家坐的地方,看了一眼她们手中拓印的经书。竖排的字,多有重复。扫过其中一句,就这么久久地记住了。

“所有决定不可说。”

即便不认可随意对庙里连名字都认不全的神佛跪拜的举动,但我却坦然的承认了先贤撰写的智慧——所有决定不可说。所有的心思、所有于朝夕间做出的隐秘决定和所有已预见或未知的可能,都藏在心里。不言语,不可说。

真是太奇妙了,禁不住这样慨叹。

杭州热了起来。今天在36度的高温下抱着复习资料从最后一门考试的考场出来,买了一支冰淇...

  7

动态疼痛

我拥有一块游动的疼痛。

它不定期的转移到不同的皮肤表层。有时候是手背,有时候是右侧脸颊,有时候是大腿。它是浅层的疼痛——并不让人觉得咬牙切齿,只是但凡触碰和摩擦,都会持续的提醒你它的存在。“痛。”像摇动的汽水浮到表层的一个气泡,啪嗒一声轻响,它柔软的破碎。

刚刚结束了一章《天鹅绒监狱》的摘抄。
说来惭愧,这本是上学期社会学课程中的必读书目,当时只觉得枯燥又乏味,抱着为了期末考的心态,看到第三章就完全无法再读下去。这两周断断续续的又拾起来看,竟是发现许多精彩的片段,无味的文字理论和头衔名称,在反复咀嚼和细细思考后变得滋味百般起来,甚至让我忍不住发笑了。写的真好,译的也是真好。是社会主义和御用美...

  2

TO:ME

给十年后的我自己。

         :
 
          31岁。
         十年后的你。

        

         这曾经是你非常想要死去的年纪,我...

  8 2

咕噜

是胃发出的声音。

在这个极度疲惫,精神却极度亢奋的夜里,我三次尝试入睡又三次醒来。身体正中间的位置在翻来覆去的时候间隙里传来咕噜咕噜的声音,不是饿的。晚饭有吃。是百年难得一遇的不适感。像车轮缓缓碾过,饱胀的翻滚着。可我还是很想吃蟹脚面。

即便戴了耳塞,也因为清醒的意识而听到室友肆无忌惮的脚步声。我的尾椎骨因为长时间的僵硬而疼痛。窄小的宿舍床铺,完全是让人尴尬的牵一发而动全身的设置,连细微的翻身都会在上下四张床铺间咯吱咯吱的传递。

床要软——我想。要很软。像棉花一样,可以把人陷进去那种,舒适的“被包裹”感。室内的格局是小小的上下loft形式。楼梯要宽,因为我要在其中一个上面放猫窝。当然,小...

  3

© 葡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