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

不安生

 

非实用主义

想到这个题目,是因为刚刚读完父亲寄过来的一套关于美国学府介绍的工具书。好奇之余也有些疲惫的读感。作者是在某个系统鲸领域的佼佼者,说话干净利落、逻辑连贯,有条有理。从各方面来说,的确是可读性较高的指南了。只是我总爱看些与理性不搭边的作品——比如情绪的消融潮涌,犹豫与落日,眼泪同脚印之类,读起无法呈现太多画面的书,就容易犯困。

父亲的选择象征着大部分中国人——实干派,理性,实用主义者。他给我推荐的书往往都是些走快捷路径的工具书——《36个治好拖延症的方法》《成功人士的守则100条》《西点军校的秘密》。硬邦邦地砸过来,明摆着要我节省时间走捷径的想法,有时实在是让我有些哭笑不得。

只是成功真的有捷径吗?又如何定义“成功”呢?

曾经也因为环境影响而在赶路时感到分外的困惑——赶,每个人都在赶。赶时间,赶效率。六岁大的孩子,已经报全了英语奥数和钢琴的课外班,游泳唱歌也都不能落下。是常态,00后孩子的常态。我不明白,但也幸运地并未受到太多的逼迫,看到这样的孩子,只暗暗生出几分可怜来。

上大学。读研。找工作。快,快。快。

到了即将毕业的时候,便愈发的察觉到了身边的同学和自己都被这样无形的催促赶着向前走。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女生似乎更着急些。最好一年就在英国读完硕士学位,两年内稳定工作,处个靠谱对象,捯饬捯饬28岁前出嫁——人生的曲线到这里也就愈发的呈现出一致。同步的让人甚至觉得有些恐怖了。

到了面临选择的时候,才惶然地觉出自己的无知来。对外面的世界根本没有了解,刻板印象始终存在。不知道这个社会的各行各业以怎样的体系在运作着,甚至对自己到底想要达成什么而感到疑惑。

好在我已经做好了慢慢来的准备——在把结婚和孩子从人生中剔除掉之后。不用着急忙慌的为生存做准备,感兴趣的东西,一点一点慢慢的学,慢慢的去了解,总会形成自己最完备的世界观和认知。总也能明白,自己在做的事,有什么样的价值。

不是在为自己涉限。只是对那样的生活不抱半分的憧憬,每每想到妥协后的可能性,都会嫌恶的皱起眉头——“十几年很容易就这样过来啦。”为什么?我不要。当然,什么话都不能说满说全,未来如何谁又知道。我只是再三的提醒自己,别被同化。永远要问问自己,这样的生活是不是我想要的。

父亲总隐隐向我传达,希望我少走弯路诸如此类的想法。听得多了,一笑便也过去。意见总可以听取,但未必采纳。弯路直路,都是我自己的路,也是刻在手心里的命数。不撞南墙,永远无法清楚头破血流的滋味;不曾摔的血肉模糊,高枕无忧也会噩梦连连。无所谓,总得还是去闯去尝,这样才能不白过此生。

写字的风格总也在根据刚放下的书而改变,自己暗暗觉得好笑。实在是个容易受到影响的人,所以也无比的庆幸,能够认识那些至今想起来都觉得实在有幸的朋友。

总也还不够热切,我。

只有静到了接近无声,又无聊到了困意都难以泛滥的时候,才会慢吞吞的去做些早该做完的事。比如读完一本书,背完一份单词,或者写一点东西。

考完试后的这两周过的散漫又肆意。熬夜迟起的,一个劲儿的打游戏,刷微博,看剧和小说。外卖倒是手起单落的点的痛快,自己果然是“一条只会花钱的米虫”。

并未觉得这样的自己不好,只是有时候也稍微的劝说一下这样慵懒的灵魂,还是多多的看看书,多尝试新的东西。

嗯,是这样。

  4
评论
热度(4)

© 葡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