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

不安生

 

食欲

好像我所有的美好体验,都免不了跟食物扯上关系。

童年是五毛钱一包的火爆牛筋,或者睡醒以后巴掌大的一袋冰豆浆,还有甜甜的、尝起来像纸片一样的香菇肥牛。偷偷递进校门口的冰鸳鸯奶茶,5块钱。在课堂上趁老师不注意低下头猛的塞进一口的干脆面,吃完以后还会把手指上的调味粉舔的干干净净。

家是门口便利店里加一份鱼丸的车仔面,淋上酸甜的番茄酱和辣椒酱。是跟妈妈一起周日做礼拜前吃的肠粉,加蛋加肉,淋上加了香菇碎、小虾米的酱油。是一盘挤挤攘攘的豆豉蒸排骨,脆骨都蒸的酥松,在嘴里能咔吧咔吧的嚼烂。


喜欢是一同在小小的早餐店里分享的小笼包、炒稞和茶叶蛋。你一口我一口喝掉的珍珠奶茶。晚上一起在便利店里吃掉的烧卖和丸子。寿司店里的三文鱼寿司、煎饺和炒面。


朋友,则是一起在美食广场大汗淋漓的吃掉的一碗花甲粉丝,热气腾腾,香味扑鼻。味精的假鲜凝固在舌尖,但是还是很好吃。还有牛肚卷、鸡排和灌汤生煎,臭豆腐。是我和她一起漫步在操场,在小路上时吃掉的奶油冰淇淋和切成块的冰西瓜。又凉又甜。





我对于食物的依赖太过日常和明显,果蔬肉糕,都化开在我的每一滴时间里。以至于自己乍一问自己,甚至还无法回答上来。


开心的时候总想着要来一份臭豆腐;难过的时候,想慢慢的切开一块抹茶蛋糕;完成了什么目标,兴高采烈的要奖励自己一碟新鲜的三文鱼;走在路上,手里空空嘴巴空空,想要喝加椰果和珍珠的焦糖奶茶。



那时候喜欢他,看到路边人人排队买的紫菜包饭,想给他买;奶盖馥郁的奶茶,想给他带;早起出门考试,看见他,也担心他没有来得及吃早餐,塑料袋里的牛奶吐司,想要分给他一块——




“你别难过了。我…我不会安慰人,我请你吃冰淇淋好吗?”

  7 2
评论(2)
热度(7)

© 葡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