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

不安生

 

又到了出门恨不得把每一寸皮肤都裹起来的冬天。冷嗖嗖的,风像刀子。宿舍楼前面有一个拐角,那里风真大,热水管道一年四季都在冒白花花的蒸汽。噗嗤噗嗤。

话说回来,今天跟妈妈打电话,深圳还是不温不火的16度。高中最喜欢不冷不热的那个季段,里面一件短袖加一件长袖外套,不怎么出汗,风凉凉的吹过脸颊。

没去上课。睡到九点半,爬起来,吃了碗清汤寡水的馄饨,打游戏。买了一个芒果雪媚娘,看电影。吃中辣的冒菜。打游戏。

……结果晚饭后开的局,一盘也没赢。

这是今天。
我的今天。

走回去的时候,手揣在羽绒服的口袋里。我听着手机里仅剩不多的歌。都是快节奏的歌,很吵。不喜欢慢歌,听多了会难过。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可能是在想今天没有买到的豆乳盒子,或者是吃多了就不好吃了的冒菜。又或者,其实我什么都没想。

这种接近睡眠时间的节点,一个人在路上走,有一种空荡荡的舒适。

路过便利店的时候,突然强烈的想抽烟。很久很久以前抽过一小口,当时的感觉已经完全记不清了。模糊的像一块裹了雾气的玻璃。

上一次想抽烟的时候,是带辩论队打赢了比赛的那个晚上。觉得自己很没用,给不了他们什么。在阳台哭鼻子,很想抽烟。

更多的时候觉得烟、酒这些东西,只是一个借口。一个喘息的间隙,一点回血的空间。不是人上瘾,而是人想要上瘾。

我几乎都要走进去了。

最后还是在岔路绕开。一包烟要二十五呢。而且,女孩子抽什么烟。牙齿会变黄的。

乱七八糟的劝说着自己,快步走回了宿舍。

人总要丢掉一些东西,才能成就一些事情。

慢慢的,慢慢的接受了这样的道理。所以放手的那一刻,也就只剩遗憾了。

睡了。
晚安。

  2 6
评论(6)
热度(2)

© 葡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