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

不安生

 

苏州独行

Day 2

早晨起来的时候,天仍是阴的,仍在下雨。雨势不大,可连绵不绝,也够叫人灰心的。

不管天公做不做美,路还是得走的。
于是我就退了房,跟着导航,到凤凰街菜市场的门口去吃一家数人赞不绝口的早餐店。那家店店面很小,只买葱油/韭菜蛋饼,豆腐花和豆浆。掌厨的也就三个人:这个人和面,一个人煎,另一个人乘豆浆。

我点了一份葱油蛋饼和一碗咸豆腐花,老板爽快的应了。来这儿吃早餐的人不少。头发花白的老爷爷老奶奶,抱着小狗的年轻情侣,还有骑三轮车的大叔和替家里买早餐的妈妈。

老板是安徽人,似乎来苏州有很长一段时间了,高个子,笑起来很憨厚。他说,如果这雨再下大一点儿,今天就不出摊了。我在心里暗自庆幸自己没跑空。

椭圆形的葱油蛋饼。加了油酥,煎的喷香,拿在手里滚烫,小口咬下去,面香和鸡蛋的咸香相得益彰,是让人吃一口还想要下一口的美味,果然名不虚传。

咸豆腐花,撒了虾米和葱花,淋上酱油,热腾腾的一碗。舀上一勺,软嫩的豆腐花被酱油和虾米衬出了奇异的鲜味,一点儿也不输甜豆腐花,登时身子就热起来。可想而知要是冬天来一碗热豆腐花,该是多么快活的事儿。说起来,这是我第二次吃咸豆腐花,第一次吃是在北京,已经记不清什么味道了。

我一个人坐在那儿,也不着急,边吃边听老板和一面和面做饼一面跟顾客们闲聊。有一个中年大叔,来买饼,老板让他自己从零钱筒里找零。

“找五块五,对吧?”大叔问。
“六块!昨天不是还欠着你五毛呢?”

啊,真是特别暖心的老板。像小说里写的那样。

同桌的老爷爷点了咸豆浆,下次有机会也想尝尝。



吃过早餐以后就坐车去了甪直古镇。我去的时候早,又是中秋,还下雨,古镇人就格外的少。有幸欣赏了当地艺术团的姑娘们动人的舞蹈之后,就打着伞在园子里漫无目的的乱走。

一个人的时候总是比较有空闲去思考平时没时间思考的问题。天马行空的乱想,想未来的自己,想理想的工作,想过去生活……什么都想,没人打断你,也没人在乎你。这种仿佛隐形了的感觉叫我心安,像卸下妆以后,没有任何掩饰,穿着宽松睡衣躺在床上一样。

古镇说大不大,可要走起来还是花些工夫。石子路坑坑洼洼,被雨水浸的湿滑,不好走。新买的帆布鞋底子薄,走久了就有些累。所幸人不多,哪儿都空着。亭子里,长凳子上,想歇就坐下来歇着。就着凉风和湖面用kindle看会书,很是惬意。

古镇是安静的。参观了叶圣陶纪念馆,王韬纪念馆等等一些分布在古镇里的展馆,又不紧不慢的尝了萝卜丝饼,逗了首饰店里的猫。一直走到下午快两点我才离开,不过门票上的八个展馆都仔细看过了,也是心满意足。


在去李公堤的公交上看到一个聋哑人在视频用手语聊天,突然就有点泪目。绝不是怜悯,只是在想,连不健全的人都努力生活着,凭什么我不好好过呢。我又凭什么认为自己做不到呢。


到达李公堤的时候,雨势有点大。坐了免费的环景小火车,坐湿了半个屁股。买了大话西游的电影票,失望而归。雨越下越大,看不见十五的月亮。爸爸打电话过来,又把深圳的月亮拍给我看。这个中秋,我像往常一样没吃月饼,也没赏着月,在青年旅社里,倒也是别有一番感触。


洗澡的时候,又想,其实这世界上没谁离不开谁。看《一句顶一万句》,知道人和人之间,要相处,总有妥协的那一方。如果谁都不愿意妥协,那日子就过不下去啦。


现在的自己特别害怕付出了得不到回报,于是就硬生生压着,逼自己别跟特定的谁走太近。怕一句话不和,怕突如其来的厌恶或被厌恶,就干脆少说话,多笑,附和着,小心翼翼。有点儿像杨百顺,怕和人打交道。


明儿要去诚品书店,有点想打游戏。得把这想头压下去,背单词去了。



晚安。

中秋快乐。

  13 3
评论(3)
热度(13)

© 葡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