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

不安生

 

人间地狱

----观《告白》有感


“开玩笑的。”


-----当黑屏上出现这四个字的时候,我忍不住抱着沙发上的靠枕、在还未入秋的炎热午后,打了个冷颤。

《告白》是我的movie list上想看又一直没看的电影之一,但是它却是继《消失的爱人》后第二部震撼了我三观的一部作品。

崩溃、震惊、不知所措。这是纯粹的观影感受。








来说说电影。

普遍来说,日本电影有一个非常鲜明的特质:精致。无论是什么题材的电影,那种小心翼翼的精致都体现在电影的每一个镜头里。

《告白》无疑是一部典范。

从云朵流动的天空,到被打碎的物品,到血滴落在地板上的瞬间,甚至是人物眼睛里每一个细微的神色,都真实又美丽到让人叹为观止。

整部电影的色调偏冷,偏偏配乐又都是明快的童谣或轻音乐,这种反差带来的毛骨悚然之感被刻画的淋漓尽致。整个故事采取了分块的手法,以“xxxx的告白”为模块,以每个人的独白来呈现故事的全貌。故事逻辑清晰,以主线的不同分支为脉络延伸开去。观影感受和当时读《龙纹身的女孩》的感受颇为相似-----把卷心菜一层层剥开,逐渐看清整个故事(或者说是阴谋)的感觉。胆战心惊,却又无法自拔的沉迷进去。





整个故事就是一个悲剧。一个庞大的,一环扣一环的悲剧。

从森口悠子痛失爱女的那一刻开始,这个复仇的庞大计划就如同启动了炸弹倒计时那样,滴答滴答的开启了。

无论是悠子口中的“少年A少年B.”,北原美月,还是下村直树的妈妈,他们都是被一个悲剧拢在一个舞台上的角色。每个人都痛苦不堪,每个人都苦心积虑。

而当杀机和仇恨发生在最懵懂又美丽的年纪,“人性”二字就浅显易懂的浮出水面。




森口悠一老师,在各个故事发生的全程几乎没有亲自动手,用旁侧敲击的方式引爆了导火索。她残忍吗?残忍。因为她毁了两个少年的一生。但她善良吗?善良。因为她全心全意的爱着她的孩子,告诉她的学生要珍爱生命,并且在最后拆除了有可能毁掉整个学校的炸弹,救了无辜的成百上千个学生。

北原美月,这个眼睛清澈的如同湖水的女孩。可以用毒药杀死一家四口自己的至亲,也可以不参与到欺辱的过程中,用心的喜欢和陪伴渡边修哉。

渡边修哉,他是骄傲的,因此同时他便易碎。这个少年倾其所有想要得到关注,得到认可,无非是要弥补童年失去母亲的痛楚。他自以为聪明,却全然不知因着自己的无知,让自己深陷森口老师复仇的泥潭之中。

而在我看来,最最可怜,又最可恨的那个少年,是下村直树。他是老师口中杀害女儿的“少年B”,误以为自己真的感染了艾滋,最后在癫狂和混乱中杀死了自己的母亲(他以为是幻象)。他代表的是占这世界上百分之五十五的一类人-----没有朋友,没有抱负,被所有人遗忘,无知又愚蠢,想要被认证,却由于知识和理智的残缺而做出极端的举动(在看到爱美醒来后仍然把她抛入泳池里)。




人性本恶。

无论有多高级,我们也不过是动物。有最原始的兽欲,恨意,威慑欲……人终其一生,读书学习,都是为了更好的压抑和控制那个阴暗的自己。

都说孩子是美好又天真的,然而没有了正确引导的生命,在任何时刻,都容易被这个不近人情的世界逼成恶魔。


影片的结尾,森口悠一成功的完成了自己的宏伟的复仇计划。却跪倒在街角声嘶力竭的痛哭。因为她知道,逝者如斯,女儿不会因为自己的毁灭就重生。以怨报怨,换来的不过是那一时的快感,过后仍旧会是无尽的空虚和痛楚。

可是,以德报怨,连那一时的快感都没有呢。




看了很多电影,都是导演自己运用素材将对人性的独特解读搬到荧幕上来展示。人性不是全然光明,也不是全然黑暗。善良有时,杀戮有时。智慧有时,愚蠢有时。真诚有时,欺骗有时。

很多东西,我们看的很清,却无力改变。
这就是人啊。










最后用《月亮与六便士》里的一句话作结吧:

“卑鄙与伟大、恶毒与善良、仇恨与热爱是可以互不排斥地并存在同一颗心里的。”












  4
评论
热度(4)

© 葡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