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

不安生

 

家里客厅墙上的钟是个傻气的钟,别人家的钟十二点敲十二下,它敲六下。一点敲七下,两点敲八下。乱敲一气。

仔细分辨了一下耳朵听到的时间,喝了两口从7-11买回来八块八特价两瓶的煎茶奶绿,突然想看自己之前写东西的小本子,就开始翻箱倒柜的找。


也不怕你笑我。我的桌子底下放着一个大箱子。上面贴着一张便签纸,纸上写着“少女”。

箱子里有什么呢?
我也想知道。于是就随心所欲的在木地板上坐下来,动手打开,被灰尘呛的一咳嗽。


信件。

和朋友的通信。课堂上传来传去的小纸条。情书。自己写了但没有送出去的情书。

作文本。

小学的,初中的,高中的。小学的时候喜欢瞎写一气,逮着点什么都要大放厥词一番,竟然每篇都是A++。初中的时候正值中二,写非主流的圆体字,每一个都占满格,胖的像现在自己的脸。高中的时候字是好看的,棱角分明,黑色圆珠笔,笔锋尖锐,像我的灵魂。

笔记本。

硬皮的软皮的彩色的。什么都往里写。吐槽,小心情,日常,抱怨,梗。还有一些丑丑的涂鸦。都是真心话,每个字都是那些甜饼干一样的日子里掉下的碎片,现在也留有饼干的香气。

有一个软皮的薄本子,边角为了保护贴上了透明胶带,封面是Dean和Castiel。在临高考的那段不长的时间里,我用它来写日记。写的全是英语,笔迹凌乱,花了好长时间一个词一个词的来读,被跌宕起伏的自己逗乐,哈哈哈的笑出声来。

在那段静默到封闭,塞满了考试和练习的时间里,每个人都压抑到无法呼吸。我没日没夜的听Eminem的说唱,一本接一本的看耽美小说,刷一张又一张的卷子。随便一点小心情都会记很久。因为害怕打扰别人,就自己写给自己看。

现在看来,很多事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有了端倪。比如和L先生的告别;比如自己和自己相处的习惯。



照片。

和好友用拍立得即冲出来的照片,小小一张,上面用马克笔写的对方的名字。很久没有联系,大概已经都有了各自的生活。我很想念她,也想念那个时候愿意同人倾诉的自己。


明信片。

我收藏明信片,也有在明信片背面写字的习惯。还记得高一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就认识了一个聊得来的陌生人,每天短信扯皮,彼此连名字都不知晓。那时手边是杂志赠送的彩色明信片,拿过就写些想说的话,放肆又自由,却又担忧明天课堂上要不要抽背政治。在台灯下昏昏欲睡。


小物品。

透明的玻璃小石头,钥匙扣,白色假面,断了的手链珠子……已经想不起来都是为什么要放进来了,看到只觉得庆幸和欢喜。像是在海浪不断翻腾的沙滩边拾起了很多小小的、洁白的贝壳。









少女。

这个词读起来美好又甜蜜,像一支草莓味的甜筒,又像一朵粉红色的玫瑰。它是一个瞬间,是一张照片,是一句话,是一个恣意的咧嘴笑,是一整个绿色的夏天。

非常怀念,并且深深喜爱那个自己。
但绝对不想重来一遍。




晚安。




  4
评论
热度(4)

© 葡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