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

不安生

 

雨季

说点什么。
是这样打算的。

从杭州回来,深圳又进入了绵长的雨季。每天都有阵雨,滴滴答答的敲着窗户。有时候走在外头,明明是阳光明媚的好天气,却忽的夹着雨下起来。日光雨。像上天开的一个小玩笑。

陪爸爸妈妈应酬,感觉有吃不完的饭。跟这家叔叔问好,跟那家阿姨微笑,吃了太多乱七八糟的食物,在举杯的间隙感到疲惫。

脸过敏了。红红干干的一大块,早上醒来的时候恍惚自己戴了块面具。


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就懒到骨头里。睡醒了起来打游戏,头发松松散散的束在脑后,穿着睡裙,自知是个多么不修边幅的样子。打累了就听歌,把声音调到最大,然后一蹦一跳的到厨房里去拿一罐酸奶喝。或者练琴,翻来覆去的弹奏相同的谱子,惊诧于手指的记忆力。晚上睡前看几页原版书,不懂的单词就扫过去,取大致意思,困了就歪头便睡。无梦。无声。




即便迟钝如我,也能察觉到时间匆匆从指缝留过的痕迹。是窗外天色的明暗交替,是四季更替时皮肤的明确感知,是手腕上蓝色手表的嘀嗒声。嘀嗒,嘀嗒。


每晚临睡前都绝望的想写点什么,读些什么,却又太过急躁。画面一桢桢的从脑子里过去,自己却失去了将它们打磨成文字的耐性。

以前,再忙也要挤出时间来写些东西。那时候文字像水,汩汩地流淌在指尖。无论是文档还是纸面都游刃有余。现在,时间充裕了,自己倒变成了一管干枯的牙膏壳子,再怎么挤,好像也挤不出丁点香味来。


好像大多数喜欢写东西的人都看不得自己过去写的东西,说是黑历史。我倒是饶有兴趣,翻出往日写东西用的小笔记本,每篇完结未完结都点开来看,又害羞又惊喜,觉得自己写的真好。那时候,自己很真,想活的假一些。现在,自己想做一个真实的人,却不得不假起来。


励志的话,大家都懂。能做到的,只有几人。



即便生活如泥水般斑驳又黏腻,还是要打起精神来,劝自己好好活下去。







祝好。




  9 14
评论(14)
热度(9)

© 葡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