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

不安生

 

入秋无话

好久没有写点什么。许是懒,许是烦。不再有什么可以牵制自己的事物,便由着性子去。草稿箱里堆了几篇刚开了个头便戛然而止的故事和日记,回头去看,写的心情还在,只是忽然觉得没了力气。


三个月的长假,把人养的又木又闷。觉得自己像一块静立在湿地边缘的枯木,下一场雨,就会长出一只只的耳朵来。


一个人到学校报了道。认识了新朋友。和宿友相处的还不错。外教高的吓人。普通话语音语调课真无聊。脸上又冒了痘。食堂的凉皮真好吃。演讲比赛。那个谁,那个谁谁,长得真好看。



无非就是这样凌乱又突兀的心情,在空气里细密的炸开不过一瞬,就被散漫的丢到身后的风里。



杭州像个阴晴不定又温吞的女子,西湖是她清亮的圆眼睛。早晨傍晚都是清风拂过的凉,唯独中午却热的让人只想躲进空调房。我来过,并且注定要与她熟识。四年,也足够我摸清一座城市的脉搏。



跟L先生最终还是断了联系。没什么理由,只是觉得不喜欢的情绪已经累积到了足够提出分手的地步。那时我坐在从塔县下到喀什新城的车里,颠来倒去,摇摇晃晃,烈日透过窗户和帘子触碰我的手臂,我陷在燥热和眩晕里,什么也没想,一切都顺理成章,满心只希望赶快到达目的地。


一直到现在,回想起那段听起来长的不可思议的时光,也不过是淡淡的,眉眼没什么情绪。只是有一次陪室友去夹娃娃,自己掷了十个币以后仍然一无所得,突然想起曾经L先生用两个币就给我夹上来两个。当时我眉开眼笑的搂着娃娃,在周围人艳羡的目光里连连感叹,爱情的力量真伟大。



妈妈说,你这个人真狠。我想了想,没那么严重吧,大概只是没心没肺了点。容易浓烈,也容易淡漠,更容易忘记。我不记事,不记人,也活得很好,甚至有点自得其乐的意思。




一直以为自己起伏的情绪大概都像风一样刮过之后便顷刻就消失了,但没想到它们却藏在我的胸口。在胸腔最中间的位置,微微鼓胀起来,用力按下去,就疼的厉害。


前几天去做针灸,明明也不是很痛,我却不知怎么眼泪流到停不下来,到最后甚至蜷起来嚎啕大哭。上高中以后我就几乎没怎么哭过,更别说像现在这样委屈又痛苦的样子,着实吓坏了我妈。医生用指头用力按了一下我胸口中间的位置,我疼的抽了一下。她说,你情绪积累的太多,哭出来会好一些。


那晚哭完以后,我果真睡了一个好觉,第二天起来觉得浑身轻松。



我一直以为,忍字头上一把刀。有些伤害是我们不得不硬生生受的,有些苦涩是我们只能抬头让它倒流进身体里的。眼泪这么贵,我不想轻易送上。原来眼泪这种东西积多了并不好,只会把内心腌制的又咸又涩,不仅自己觉得憋屈,别人也觉得难受。后来答应自己,定期要找一部催泪电影来看一看,掉掉眼泪,缓冲一下情绪,省得日后积怨成疾,怒气有朝一日像火山爆发一样喷涌而出,伤害到身边无辜的人。


但是,生活里,还是坚强点为好。眼泪珍贵,但再贵的东西,多了也会变得不值钱。





国庆回来收拾冬天的衣服,听说杭州的冬天冷的让人受不了,还会下雪,心里竟隐约有种莫名的期待。大概是因为冬天可以肆无忌惮的把自己裹成一个名正言顺的粽子在街上滚来滚去吧,反正大家都是粽子,我不怕,哈哈哈。


回来的这几天,每天都能跟爸妈一起吃饭,幸福感爆棚,连洗碗也是心甘情愿、哼着小曲儿去洗的。大概没有分离,就不懂得珍惜。做儿女的最终要长大,要离家,更何况我有着不一般的野心,估计会飞的更远,必然要更珍惜和家人相处的时光。









6号就要满十八岁了,可以理直气壮的去网吧打游戏啦哈哈哈。


呸,才不要这么颓。



那么十八岁的愿望依然会是-----



变成更好的人 ;)



















  8 2
评论(2)
热度(8)

© 葡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