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

不安生

 

自好

她带着浓郁的烟味走进来,抬了抬长得像一把小扇子似的假睫毛,问我:“这儿有烟灰缸吗?”

--- --- --- --- ---


女孩穿着亮闪闪的紧身皮衣,齐刘海,长长的头发电卷了尾巴,染成了妩媚的深紫色。她的脸上化着浓妆,眼睛里塞了深蓝色的美瞳,火红的唇色稍微掉了一些。


她十七岁。浓妆与她年轻的脸并不搭调,甚至透出一种滑稽。像小女孩穿上了妈妈的红色亮片舞鞋,让人不知如何评价。


她没有看我,只是低头猛按手机,一手夹着烟,动作娴熟的把烟灰磕进我递给她的塑料杯子里。


“刚从夜店回来?”
我见她不太愿意交谈,只好主动开口。

“嗯。”
她吸一口烟,脸颊在烟雾缭绕中变得模糊。我看见她的脖子上有一个很明显的吻‖痕。

“不说点什么吗?”

“我妈让我来找你的,难道不是我要听你讲一大堆屁话吗?”

她把烟摁灭了,很不耐烦的抬头看我。那双戴着美瞳和点缀了浓浓眼妆的眼睛太过夸张。我忍不住暗暗猜测她真正的瞳色会是清澈的浅棕还是纯粹的黑。


“不累吗?每天都清晨才回家。”

“不累啊,习惯了。”

“夜店好玩吗?都会干些什么呢?”我是真的好奇。

“还能干什么,喝酒跳舞上‖床啊。你没看过电视剧?”


我不知如何作答。


“在学校怎么样?”

“学校是世界上最无聊的地方,最讨厌跟那群四眼狗待在一起了。”看得出来,女孩很讨厌她母亲花了大钱将她送进去的那所高级中学。


“那……想过以后要做什么吗?”

“没想过。”



我们的谈话出现了无法逾越的坚固墙壁,我有些沮丧——我是一个倾听者,但我对她的世界并不了解。而女孩却把我当成了一个纯粹的、冷冰冰的心理咨询师。


“在家里……跟父母的关系怎么样?”
这真是我无可奈何才问出来的问题。当人没有倾诉欲的时候,我说什么都是白搭。


“他们管饭管钱。”
女孩的回答干净利落却让人心寒。

“没了?”我忍不住问。

“没了。”
她大概是觉得这种问题太傻太无趣,复又低下头去摆弄手机。她用的是Iphone 6 plus,手机壳全是闪亮的水钻,在灯光下晃的人眼睛发慌。


“觉得这样的日子有意思吗?”
我猜我的声音也有些不由自主的冷——你知道的,面对一个处处抗拒排斥你的人,都不大会有太好的反应。


“有意思啊。比像你这样规规矩矩的上学读书结婚生子有意思多了。”她朝我冷笑,画的长长的眉毛嘲讽的挑起来。


我轻轻吸了口气。
“你走吧。”我这么说。


“什么?”
她好像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睁大了眼睛看我又看看钟——是的,她只进来了十五分钟。


“你走吧。你不愿意交谈,我没办法帮你。我是来听你说话的,不是来教训你的。你的认知有误。”

“……”她有点不可置信的看了我一眼,拎起手提包就走。“你简直是有病。”


她重重的摔上了门,高跟鞋留下的声音像是重重的敲击着我的心。




我抓紧了扶手椅冰凉的扶手。烟味仍然残余在这房间里,久久不散。






我没有话想要对她说吗?


不是的。





我想告诉她,女孩你可以不洁身但你要自好。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的每一寸皮肤都是你的母亲所孕育,是你的父亲所养。你怎么可以这么随意的糟蹋它,你怎么可以任本来应该鲜活的生命腐烂在酒吧的灯光和陌生人的吻里。


我想质问她,知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每天都因为没有办法劝你回家而难受的睡不了觉,自己的父亲因为过度的担心而早早白了头。但他们总会在你选择回家换衣服补妆的时候努力微笑着为你做饭陪伴你,即使你都不愿看他们一眼。


我想斥责她,是不是觉得这样的生活方式很酷呢?是不是觉得自己已经经历了人生中的大起大落,变得超脱变得成熟了呢?
不是的。
从你不珍惜不爱护自己的那一刻起,你的生活和这个世界就开始蔑视你。
女孩你只有爱自己,才能爱别人,才能为这个世界所善待。



我想告诉她我很难过。明明彼此都是一样的年纪,明明也许你也可以跟我手挽手走在校园里共同为了最重要的一次考试奋斗,然后在眼泪和热血里安葬自己的青春。我们会有又青涩又美好的回忆。
而你以后能够回想起来的只有痛苦,只有虚空。你将无法记得酒精和‖性‖给你带来的一时快感,陪伴你的只有灵魂深处的空洞和久久不去的孤寂。







很多事情,也许我还年轻,并没有经历,也不明白。
但我不愿也永远不会想去理解糟践自己的人。



这一次的倾听失败我不怪任何人。
但我只希望那个浓妆艳抹的女孩能够快点从纸醉金迷里醒过来。愿上帝给予她重击,然后管教她。






女孩走了以后我难受了很久。
想来我也只是个听过了很多故事的,普普通通的人。




“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除非他自己决定醒来。”

  9 6
评论(6)
热度(9)

© 葡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