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

不安生

 

嗜食症

“有时候我会很饿,半夜突然饿醒那种。那个时候很难熬。”她指了指自己的胃,“感觉身体像破开了一个大洞,空,空的发痛。”

坐在面前的女孩眼睛里带着一点属于二十岁年华的茫然,她穿一身黑,长长的头发温柔的耷拉在耳后。

“每次饿的时候我都会放任自己去吃,想吃什么吃什么,半夜跑出去到处找比萨店的事也常有。找不到就发呆,哭。很痛苦。总之就是一定要吃到自己想吃到的。”


并不是特别美丽或惊艳的女孩子,圆眼,鼻头圆润,脸庞也是嫩嫩的圆。


“有时候想吃涂了厚厚一层奶油,撒上水晶盐巴的面包。又或者是煎到流油的肥美牛扒,或者炸的干干的臭豆腐,裹上葱花香菜酸萝卜。”


“但是吃完以后会惩罚自己,就不准自己吃。只喝水,吃水果,到后来觉得自己看那些苹果梨子的眼神都是仇恨的。我太胖了,我想瘦下来。”

“饿上一两天以后又开始受不了。试过半夜起来煮一锅白米饭,拌上辣椒酱边掉眼泪边吃。是夜晚最黑的时候,我一个人坐着,惨白的月光照进来,我觉得自己就像是在夜间偷吃人脑的僵尸。”


“我恨自己这样周而复始。我恨我自己。”


她没有哭,只是狠狠的咬着牙。


“为什么想要减肥呢?”
我突然问她。

她一下子没有了答案,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因为……因为瘦下来比较好看……吧?”

我对她微笑了一下,她怔愣的看着我。
我想她大概明白了这周而复始的症结所在。


“可是……可是我这样,是不对的……”她很犹疑。
“你是指半夜爬起来吃东西的事吗?”
“嗯。”
“那是因为你没有吃晚饭呀。”


我掏出一包山核桃,摆在桌面上。

“这个,一起吃吗?”


接下来的一整个下午,我们都在安静的剥着核桃。山核桃非常香,个头很小,壳也非常难剥,必须非常仔细和小心。有时候剥着剥着,指甲缝就会冒出细细的血丝。可是核桃肉太香了——像是咬嚼着一整个洒满了阳光的森林的味道。



“啊,那个,谢谢你的山核桃。”
临别之际,她有些腼腆的冲我笑了笑,伸手把一缕落在脸颊旁的碎发别到耳后。




You are what you eat,英语里一句很大众化的俗语。我对食物的认知一直是,它们是我的军队。是我战胜细菌,直面生活的铠甲。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善待自己的身体是基本,是最基础的理念。没有了身体,谈何梦想,谈何人生。


你要用水果最甜美的汁液灌溉它,用水灵的蔬菜叶子装点它,大自然的一切都尚算亲善友好,愿阳光亲吻你微红的面颊,轻风扬起你乌黑的长发。



要知道这样健康的你,很美。


——而不是,在塞满了大排档和地沟油的酒池肉林里腐烂生疮的躯壳。






  27 1
评论(1)
热度(27)
  1. 一叶舟葡萄 转载了此文字
    you are what you eat
  2. 宅总请叫我特能苏葡萄 转载了此文字
  3. 迟到千年葡萄 转载了此文字

© 葡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