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

不安生

 

北京的冬天老带劲儿了。

从上课的地方走出来,与寒风打了个直截了当的照面,冷的我一哆嗦,刚刚那点儿穷酸的“粗粮面包凉拌菜”的晚餐构想呼的变成一个泡从我脑门上飞走了。全身上下都在尖叫着“我要吃面!热汤面!”

我一向是个听自个儿话的人,于是顶着割肉的寒风大步穿过马路,走进一家店面虽小却干净的面馆里。

摘下手套深深吸一口诱人的面香,也顾不上省钱了,径直点了一份茄子肉浇刀削面和一份凉拌木耳。

等待食物的过程总是挺美好的。这面馆也给力,刚翻开一本杂志的功夫,面菜就都就上来了。

凉拌木耳是用老陈醋和酱油拌的,末了撒上蒜米和香菜,口感酸爽,很不错。相比之下面就有点儿让人失望了,刀削面切的太厚,一口嚼下去觉得都是粉,茄子也烧的太咸。

不管怎么样,还是得吃。于是要了一碗面汤浇在有点儿干的面上,就着木耳把面干掉小半,先把胃给伺候喽。然后开始有点儿饱了,边翻杂志边挑着几根几根的吃,感觉倒也不坏。

吃的差不多,站起来才发现吃撑了。舌头上还是烧茄子的浓郁咸味,听得舌头大喊:“怪胃!怪胃!”

不过,还是挺暖的。记得喝几大口汤,感受脚趾头到手指回暖的感觉。


明儿吃米线去。

  11 9
评论(9)
热度(11)

© 葡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