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

不安生

 

这个姑娘我是见过的。年轻鲜活的高一新生,中分发,眼睛明亮的像天上的星辰。

她人缘很好,走到哪儿都是焦点。饭堂里总能看到她一路很不同的人打招呼。

英语很好,据说演讲比赛拿了第一名。


我没想过她会来找我。


"学姐好。"她来教室找我的时候,我正打算收拾东西回家。她的声音脆甜脆甜的。
我冲两个眼睛发亮的男生翻了个白眼,带她上了鲜少人去的天台。


临近秋季的夏总是有那么一点讨喜。午后的凉风吹到我们的脸上,特别舒服。她眼睛发亮的看着那一大片草地,有些惊喜:"这地方真好。"

"是吧,能在学校里找到这地儿可不容易了。"我也笑,递一瓶矿泉水给她。

她拧开盖子喝了口水,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学姐,我知道你愿意听别人说话。所以我就是想来……聊聊天。"



"我好像过得挺不错的——算是吧。不愁吃穿,也不缺朋友。成绩也不差。"

"不过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我每次心情不大好的时候,都不知道能跟谁说。"

"学姐,你知道吗?那种明明朋友好像很多,一回头却发现没有人在的感觉——真的特别的空荡。一下子就觉得没意思,特没劲。"

"好像跟每个人都有那么一段如胶似漆的情谊,然后就莫名其妙的淡下去了。也不是没有想过要和谁做交心的好友,只是好像每个人都早就已经有了那样的朋友了,我又不好意思去瞎掺和。"


"我是文科生,又是班长。班上都是女孩子,不好说话。有什么事儿也只剩让人背后议论的份。一天下来,觉得特别累。"


她顿了顿,眼睫垂了下来,握紧了那瓶矿泉水。


"曾经看到过爸爸手机里跟别的女人传的浓情蜜意的简讯,没有告诉妈妈。因为妈妈是个躁狂症患者,容易激动,一激动就睡不着。睡不着会失控。"

"有时候看着妈妈在床上看电视剧,想着爸爸不知道在哪里呢,就觉得特别心酸。"

"每个人都跟我说,要这样要那样,可是我不想。即使我再怎么努力的去忽略别人的目光,又不得不圆滑一点的让自己过得更好。"


"姐姐,我想以后考到省外去。我一点都不想待在这里。越远越好。"



女孩的长发又黑又亮,她和身后的草地,还有这蓝的透彻的天空,好像一幅美丽的画。


她就这么慢慢的说,脸上没什么表情。好像在说无关紧要的事。


"想过自杀。刀都拿好了,下不去手。就给自己一耳光让自己清醒。"

"我特别喜欢自由,但是又希望有个人管着我。"


"好多时候都觉得自己很没用,不够勇敢。有梦想又不敢追,只剩空放炮的份。"


"想逃跑。自己也不纯粹,自卑又善妒。"



女孩抬头冲我苦笑,"学姐,我想变得更好。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办。"


她兴许是太常笑了,这几分苦涩里竟然带着一些特别官方的,不应该属于这个年纪的女孩的官方意味。


姑娘,我不懂。我不是你,我品尝不到你兴许已经血肉模糊的内心。


你还年轻,正是向阳生长的极好年龄。现在所有你遇到的友情和爱情,都一定最最纯粹。


一旦你想要变好,你就一定可以。你只是还没有下这个决心。你只是戒不掉那个软弱又退缩,宁愿躲在懒惰的被褥里打量世界的自己。



但是你可以。亲爱的女孩。
你可以把自我设下的限制打破,你只是需要一个明确的目标,和一个能够给你力量的人。





很久以后,我收到了一只用花草编织的手环。上边粉红色的小花只有天台上那片草地有。

花环附带着一张纸条,上边的字迹很娟秀,没有署名。

"Be better for my dream."




很多人都不知道,能够用心去倾听一个人的声音,有多重要。也许他不是想要你的安慰和回答,也不要你的感慨唏嘘。



他只是希望你听。

  22
评论
热度(22)

© 葡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