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

不安生

 

小明

第一次和小明说话,是因为他成为了我的后桌。

那时候我的脸上长了一颗喷薄欲出的痘痘,回过头去问他数学作业是什么。


小明其实不叫小明,只是因为他的名字里有一个“明”字,所以大家都习惯了这么喊。每次数学题或英语阅读里出现了“小明”,大家都会大喊着起哄,而他只是无奈又疑惑的抬头笑一笑。


在我们长久的交谈以前,我从不知道原来有电竞这种东西。


“你的梦想是什么?”

有一天晚修,我实在不想写作业。便写了一张纸条递给他。


“成为一名职业电竞选手,为我的国家而战。”



小明告诉我,电竞并不是普通的玩游戏。而是成为一个职业比赛选手,参加世界级的游戏联赛。


后来我很认真的百度了一下“电竞”这个词,百度给出的解释是:电子竞技(Electronic Sports)就是电子游戏比赛达到“竞技”层面的活动。电子竞技运动就是利用电子设备作为运动器械进行的、人与人之间的智力对抗运动。


啊,听起来真的特别高级。想想看,几个人,几台电脑,智力与操作的大比拼。为国家荣誉在虚拟世界里战斗,怎么都觉得很热血。


说到梦想——我有一个优点,就是从来都十分尊重别人的梦想。不管那个梦想是什么。

记得我初中的时候,班上一个女孩子在“我的梦想”这篇作文里,写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夫。另一个男孩子则写希望自己成为一名清洁工,能使街道变得更加干净。


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是怎么想的,但我深深的记住了他们的作文。

无论是农夫还是清洁工,再卑微的愿望也罢。总有一群人,为这个社会撑起了牢靠的基础。而他们值得被尊重,被感恩。


小明在打的游戏是英雄联盟,据说他已经打到了有美国团队来找他签约的水平。LOL我是在玩的,只可惜智商不够——总被人无情的Gank死,踢回家,盯着变灰的画面发呆。



高二的时候,小明突然没有来上学了。他告诉我们,他要出国了。

可事实上小明并没有成功的出国——他的父亲并不同意,也不支持,只希望他安安心心的高考。


后来小明义无反顾的去了打工,他说,他要挣够出国的钱。


我也满心高兴的认为,有这样一个朋友,能够走和我们截然不同的道路,真的特别勇敢。


小明当过餐厅的服务员,甜品站的甜品师,在电影院和眼镜店里工作过,后来甚至去了一间会计公司。


他会高高兴兴的发朋友圈给我们秀他亲手做出的精致甜品,也会偶尔来学校看我,给我带些好吃的,或者跟大家一起聊上一中午的天。


寒假的时候跟小明到他打工的地方吃饭——那天我穿了一件长长的茶色风衣,看起来颇像个“雷厉风行的记者”——said 小明。


吃饭的那天正是他要辞职的日子,后来他只拿到了不足1500的一点工资。原因是老板克扣的太多了。


我很愤怒,问他为什么不追讨。他只是好脾气的笑一笑:“没关系,就这样吧。”


虽然那天傍晚我们没能躲过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但我们聊的很开心。我真的挺佩服小明——对他来说,好像什么事都不是事,再大的困难,再脏乱差的住宿条件和再苛刻的老板,都能被他神奇的化为一团衣服上的毛线,随手摘走。


我真羡慕他这种随遇而安,从来不会对自己失望的性格。



再后来,高二下学期,学习异常紧张。我根本抽不出时间跟他聊天。有一次写题写到深夜,睡前打开手机看到他的短信,特别特别的感动。


“今天回去拍照的时候,看到你们,都觉得你们特别陌生,好像都不是我当初认识的那个样子了。但是无论怎样,有事情随时找我,作为一个朋友,我仍然能够逗你乐,带你去吃好吃的。你压力不要太大,只不过是高考而已。”


小明最后还是决定回校重读高二。原因是因为如果他交不起学费,就没办法拿到高中毕业证,而没有了高中毕业证,可以说他什么都做不了,甚至出不了国。他的父亲告诉他,他能够为他缴学费,但前提是他得回学校读书。



小明告诉我这件事的时候,他已经连着几天没睡好了,一脸苍白。我点点头,心里却难免有些失望——他也终于要回来了,他没能顽强的走下去。


而事实上我这种失望毫无根据——我不是他,我无法设身处地的了解他所经历的、他所感受的一切。就像柴静说的那句话:“知道和感受到,是两回事。”



我在小明十八岁生日前一周飞往了北京,后来他生气的打电话过来骂我:“就差没请你吃饭了!你打乱了我全部的计划!你他妈好好照顾自己!”


我笑眯眯的听着,连声答应。很遗憾没能跟他一起吃饭,但我在他生日那天的零点发过去一条长长的祝福短信,嘿兄弟,希望你能过的更好。



前天小明推荐给我几部电影,让我连着看。

《九十一公分的距离》《源代码》和《香水》。


我看的一头雾水,尤其是《香水》。也许是没到那个合适的年龄,我完全搞不懂导演安排的这些情节是怎么回事。忙不迭的在看完之后连珠炮似的语音小明:”那个男主为啥最后哭了?到底几个意思?他是被人分尸了吗?“


小明后来直接打过来了。信号不太好,他的话总有只言片语是卡住的,我听的不太清楚。后来模模糊糊的应了他几声,就挂了电话。


快凌晨的时候我们在微信上几乎吵起来了。我们两个对于电影的关注点根本不同,他关注的是自我代入的程度和自我感受,而我趋向于对电影情节的解读。



我的生活至今为止都是四平八稳,电影对我来说是放松也是另一种体会,但电影就是电影。我是看电影的人,但我不可能活在电影里面。


也许是因为小明经历的太多,摔倒太多次,所以他才如此着迷的将自己代入到主人公的身上,在有限的时间里去切身体味他人的人生。



我觉得小明是一个很孤独的人——不,不是孤独,不是Lonely这个词,而是Alone。

他总是能看到我们看不到的东西,他总是剖析一些我们不在意的事情。他想了很多,却无人能听懂。他有一个特别的梦想,却无人理解和支持。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小明于我而言,更像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




但我仍然希望小明能够在他的未来成为一个幸福的人。



”Wish you could find a companion who can always understand you,support you and stang by your side.“


”So am I."





  5
评论
热度(5)

© 葡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