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

不安生

 

絮语

一到晚上的时候就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写些东西,或者读一本书。可是每一次都放弃了。
这种感觉并不好。就好像自己曾经所熟悉的文词雅句像流沙一样从指缝间流走,所有珍贵的沉淀被消耗的越来越少。

长时间看镜子里的自己,会变的很陌生。原来是真的。

总觉得自己跟周遭有一层透明的距离。可以在人群中很热闹的笑,也可以回到家冷冷清清的练琴。去年和好友在夜色下的花园里聊天聊到不肯走的那种微甜又温馨的有点儿痛的感觉,再也没有过。也许是那晚的夜色不再吧。也许是这样的好友已失吧。

也许是那个愿意倾诉的自己不见了吧。
就好像站在川流不息的街头,面无表情的看着曾经的自己笑眯眯的往反方向走去。而空荡荡的躯壳却还留在这里。


很多人会跟我说他们的烦恼,说心事儿。说完了末了不忘长吐一口气,又严肃的告诉我“别说出去啊。”
我总是笑一笑。也许他们不相信,这些事儿我转脑就会忘。我有个优点,就是从不让别人的生活影响到自己。这也是为什么我不太喜欢微信的缘故。




今天去游泳,来来回回整整游了一千米。肌肉酸痛全身无力的感觉很好——什么都不用想,只管划水蹬腿往前游。

高考。
明年今日的我,是个什么样子呢。



总觉得“算了吧,总会过去的。”


可是就是有一些事情永远过不去。那是一道很深的伤,或者是一处太过柔软的皮肤。时光轻轻擦过都会很痛。过不去的自己和过去的时间。难以做到的坚持和拖延。







并不喜欢,所以要改变。




晚安。

  2
评论
热度(2)

© 葡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