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

不安生

 

暗质

[大多数人在这个时候会选择去死。他们苍白,空洞,通体寒冷,行尸走肉。他们的眼睛里木然的掠过这世界的剪影,连最浓艳的夕阳都会熄灭在他们的眼底。]

[也不是不知道没有什么熬不过时间,她掰着手指头想。一年之后高考,五年以后结婚生孩子。七十年以后去死。
她咬着自己咸味的手指,吃吃的笑。我怎么会不知道未来,瞎说。她想]

[不就是一遍遍的打磨自己,把自己由细胞到灵魂都肢解然后丢进集装箱里吗?谁不会呀。]

[肚子上生虫的美人鱼漠然的躺在下水道里的时候,她想不如就这样美丽动人的死去。但她最终还是没有死在阴湿腐臭,漂浮着虫蚁浮尸的地道里。她遇见那个画家。别以为她遇见了爱。她是遇见了色彩。让她想起那片海。]




就像生活把我丢在油里一遍一遍炸的油亮金黄香喷喷。最后那些被热油逼出来的暗质仍然静静地浮在油面上。



我的暗质。

留给我的岁月。

  2
评论(2)

© 葡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