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

不安生

 

Day 3

是乡愁啊。

吃下第一口肠粉,熟悉的酱油鲜香和米质粉皮柔和的在舌尖化开的口感这样提醒着我。而我好像一瞬间回到了几百公里之外的广东,对面坐着总是满面笑容的妈妈,把辣酱罐子递过来问我要不要加一点。


“点样?味道仲可以吗?”

老板边忙活着将手里铺了满满米浆的蒸屉放进蒸笼里边抬头问我。他也是广东人,上个月刚在杭州的这个小区里安定下来,便开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一家肠粉店。

“太好食啦!”

我笑着回答道。

——也是后来上了大学,我才明白所有人的乡愁,并不是书里诗歌中几个单薄的字。而是可以具象化成某种味道,某处风景,某味特色早餐的念想。

  6 6
评论(6)
热度(6)

© 葡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