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

不安生

 

结膜炎

右眼在长时间佩戴美瞳和注视手机屏幕后开始泛红,不受控制的流泪。仔细的看镜子里的右眼,瞳孔附近的血管纷纷炸开,呈现出狰狞又狼狈的样子。

今晚刚刚结束的电竞比赛里,一直喜欢着的战队又一次落败。我不认真的暼着屏幕,更多的把注意力放到手里的跳一跳上——

想来我还是太易淡化。当初在空教室里咬牙切齿、目不转睛的模样,似乎又成了模糊不清的昨日、前日、大前日。


最近很认真的早睡早起,打羽毛球和骑车,甚至尝试了踢足球。浑身是汗气喘吁吁的把手撑在膝盖上的时候;扯开黏着脊背的衣服走在余辉和晚风里的时候;迫不及待的到自动贩卖机前买了冰可乐,拉开金属环大口大陆吞咽,被冰凉的苏打气泡激起一身鸡皮疙瘩的时候——

非常开心。

是确认了心脏在砰砰跳动,血液在刷刷流淌之后踏实的快乐。


早起的时候,悄悄的拥有了比睡着的人更安静的一个半小时时间。我轻手轻脚的洗漱、穿衣、出门,走过那片一夜之间长到齐腰的油菜花田。

十分喜欢空荡荡的这个时候。


“喜欢”,又不知道被放到了哪里。总之是回头找不着了的距离。物理距离太远加之生活过分的饱和,需要对方的感觉越来越淡,甚至变得可有可无了。

更何况,我的深渊又一次向我摆了摆手。




  3 1
评论(1)
热度(3)

© 葡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