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

不安生

 

算了

……即便打下了这个标题,还是眨了眨视野模糊的右眼,继续打字。

床头灯坏了。光线一闪一闪的挣扎一会,终究还是微弱的暗下去。我开着手机的电筒,明亮的光打在漆成浅粉色的墙壁上——我并不喜欢粉色。这让我想起春天湿漉漉的泥土,绽开的柔嫩的粉色花瓣,它们凋零,被路过的鞋子踩进泥印子里。

2018年的春天还是来了。它静默无声。巨大的沉默盖过了所有人的喊叫。我不懂政治,也并不极端。但我觉得这并不是一件好事。不做疏导,而是把所有漏水的洞口一并堵掉,这样不好。



今夜陪T去小区花园里抽烟。他又染了新的头发,顶鲜艳的蓝绿,完全是孔雀尾羽上的色彩。我尝了他带来的酸奶爆珠,边喝着便利店里买来的港式奶茶边听他说话。我真羡慕他。我羡慕他始终有热情去游走于各种各样的关系之间,我羡慕他说起话来时眉飞色舞的样子。

我真是一个没劲的人。像随意丢在地上的一枚烟屁股,没一会就熄灭了。



我实在高估了自己喜欢一个人的能力,也不清楚什么是不能淡去和忘记的。用力的搜刮脑内想要保存下来的瞬间,此刻都回想不起。只记得《白鹿原》里极长的大段描写,一声声,一字字,是让人呼吸困难的阅读体验,但哪怕气若游丝了,也还想要读下去。




今天店里抱来了一只刚出生3天的小猫,它小小的一团,窝在棉布里,枕着温水袋,眼睛闭着,像是没有呼吸。只有很仔细的看,才能看到那脊背的微小起伏。




我又开始想一个人住了。

  6 3
评论(3)
热度(6)

© 葡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