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

不安生

 

他是披着欢喜的阴郁,孤独的蜷缩在凌晨四点的角落里。

空荡荡的一间大屋,冰凉,安静,只有他和他的电子产品。两部手机,一台电脑和一台ipad。他戴着耳机听音乐,点外卖,玩蜘蛛纸牌,长长的头发散乱的盖过锁骨的位置。

“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了”,他抿着嘴,这样回复道。他面无表情。



他去过云南也去过四川,吃了火锅喝了酒,看了两千米海拔山上的云海。他听很慢的清唱,《赏味期限》。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生活在无人的北极,在一座小小的冰棚里。



死亡愈发的成为了一件无所谓的事——反正,反正这辈子也无非就是如此。他与孤独同睡,又与孤独同醒。要不,死了吧。这样的念头要很用力的去推拒,才能把堪堪涌出的暗色按回箱子里。





这是他。






  4
评论
热度(4)

© 葡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