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

不安生

 

这一刻的心情极度的狂暴。坐在电脑前,感觉自己的头顶冒出缕缕黑烟。想狂奔一万米,想打沙包,想把巴掌打在打游戏的室友脸上让她闭嘴,想把手边的复习资料一股脑的撕烂。



我明白,我当然明白自己为什么这样。我现在是一个彻头彻尾夹着尾巴的失败者,在心里恶毒的辱骂着生活,起因却是因为我自己不愿意好好过。



明天考试,我什么都没看,什么都没背。今天的Demo课审核没有过,没有,还是没有。骑的共享单车永远又沉又蠢,半蹲了一整天的腿酸痛无比。我讨厌小孩。Kids are amazing. Kids are terrifying.



实在不是个温柔的人,脾气也并不好。每天能够微笑的时间是有限的,现在我把它们都花在周六日的试听课上。小朋友们夺走了我所有微笑的时间,以至于下了课以后,口罩就成了我的伴侣。我把脸藏在苦大仇深的黑色口罩后面,皱着眉头挤地铁。这个世界欠了我钱。我的周围有一圈黑色的结界。




写到这里的时候,我想起我今天一口一口吃下的葡式蛋挞、一对辣翅和一个小龙虾汉堡。吃东西是一件非常解压的事情,在那个特定的时刻,我把所有的不痛快都一口一口嚼吧嚼吧吞了。至少吃东西的时候我是快乐的,我看着口水综艺,被里面的人逗得哈哈大笑,胃是满的,脑子是空的。





所有的事情到后面,似乎都可以归咎成一件事:不够好。不够有价值。不够考虑细节,不够想的周到。我试图去说这样躁郁的情绪,可是我从来也不明白自己想要得到什么样的回馈。我想要什么呢?理解吗?共鸣吗?轻描淡写吗?回应吗?



好像都是,又好像都不是。







快点结束吧。

  2
评论
热度(2)

© 葡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