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

不安生

 

烟感

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好好的去观察一个人,或者认真的跟人说话了。更多的时候,已经习惯了充当一个倾听者的角色,半梦半醒似的听一耳朵,转头又零零碎碎的忘记。

太麻烦了,在别人身上投注感情、时间和精力太麻烦了。我懒的恨不能成为案板上的一只青蛙,有时候连隐形也不戴,什么也看不清地就敢走到街上去。

今晚S问我要不要到她寝室抽烟,我去了。我们站在阳台的风里,把她剩下的6根烟一根一根的抽完。我不会弹烟灰,她就教我。灰色的粉末带着火星从眼前坠下去,轻轻一吹就不见了。

这是我第一次认认真真的抽烟,而跟S的对话实在是太舒适了,以至于那种曾经不能接受的苦涩都咽下去了。

“你不觉得现在嘴里很甜吗?”

S把烟在栏杆上摁灭了,转过头来问我。我们刚好聊到偶像这个话题,她的眼睛闪闪发光。

我点点头。


人实在是一种奇妙的生物。每次在谈话间刷新对这一点的认知时,都忍不住感叹造物主的伟大。

你想啊,一个人有太多面,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与他人又截然不同。而这些差异,都是一代承接着一代,在时间里不断变化、沉积而成的。像万花筒里的图案,每次看到的都不一样,却都那么五彩缤纷。偶尔有那么一点相似的地方,就会碰撞出滚烫的火花来。


S想要成为一名舞台工作人员,有朝一日能参与到她喜欢的那个男团的演唱会设计中去。

在追星这件事上我和S不谋而合-----喜欢一个人的感觉是会消逝的,但如果因为他而变得优秀,那这份曾经付出的情感,在上面所耗费的时间、精力,总是有价值的。

好像不仅仅只适用于追星。




大二最后一个学期的期末考没有留给我们复习的时间,我也仓促的就考了。最后一门考试前夜,看直播看的特别晚。第二天穿着睡衣去考的,20分钟写完了卷子,回寝室继续睡觉。

没骨头似的依附着我的床,可真没出息。



最近看电竞比赛。

想来也是因为心里仍有对厮杀和战争的渴望,所以这种执念就延伸到了电子竞技的项目上。看着自己喜欢的队伍艰难的拿下胜利,真的忘我到欢呼。

因为喜欢电竞,也确实认识了很多非常有意思的朋友,看了很多漂亮的文章-----转念一想,也许还是要多谢小明带我看到这个世界。





那种烟气顺着喉咙漫进胸腔的感觉很舒服-----凉凉的,像含了一口冬天的风,有点苦,却让人舒适的有点出神,一下子所有的破事儿都离你远去了。只有你自己,站着,和你手里的烟。







暑假来了。
晚安。

  5
评论
热度(5)

© 葡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