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

不安生

 

不填

本来没打算写这些。

——毕竟,这只是一个午睡之后昏暗的黄昏,掺杂着变湿变冷的空气。床帘照例是拉紧的,我的一方小空间里是珊瑚绒毯子和棉被,还有热源体我自己交织成的、又暖又安全的气味。

我翻到了去年10月份,S7结束后自己写的东西。

还记得打比赛的那天晚上,我买了麦当劳,在airbnb的房间里边吃边看比赛,第二天就是考试。看着看着——牛肉汉堡也不香了,薯条也不脆了。

其实离20号那晚的比赛已经过去了两天。

我还记得最后一波高地团的时候,姿态作为解说,声音都有点哑了。他说话总是慢悠悠的,这时候便显出了着急来:“这波要退了,这波很危险!……”

然后他的声音,就跟切断了电源线一样断在了瑞兹的...

  1 2

远冬

现在在听Hans Zimmer为电影《超能查派》制作的电影原声。非常重的金属和机械感,配合静悄悄拍击的节奏,搭配上他本人一如既往的飘渺风格,几乎是听的瞬间,那座城和那个拥有了情感的机器人,就出现在了眼前。

生命中总是存在着许许多多的巧合,喜好中也是。比如我现在才知道,高二那年看的《消失的爱人》和《七宗罪》是大卫芬奇的作品;比如原来《七宗罪》里那个吸引我的充满正义感的小警察就是最近让我无比震撼的《搏击俱乐部》里的布拉德皮特;比如Hans Zimmer为《独行侠》《小王子》和《功夫熊猫》甚至《地球》都制作了原声带。

伟大的作品总是从不同的角度震撼了人的心弦,又留下了相似的回响和共鸣。

我又结...

  2 2

作假信

Z:

 

       许久不见,你还好吗?杭州已入秋,早晨和傍晚都凉。楼下的花圃里种了新的花草,不过月余的时间,鹅黄的花瓣就鲜嫩地在晚风中摇头晃脑了,很是漂亮。

 

       你大概不会知道,我总是想起你。在一个人去食堂吃饭的路上;在结束冗长的练习后空荡的叹息声中;在吵闹的音乐和诡异的旋律里。我想起我们一起弹过的那架钢琴,还有在小卖部冷柜里拿出来冰凉的罐装奶茶。后来,我没有在杭州找到那个牌子的奶茶,也愈发的忘记它的甜味了。

 ...

  8 1

2018.8.24

又一次尝试跟父亲沟通的结果,还是以我崩溃大哭、哽咽不成声做结。父亲还是那副不解的眼神,但我总归还是长大了些。边哭,也能边动脑子了。一面哭的同时,也一面在脑子里飞快的串起他说过的话并且导向最终结论。感谢辩论。

结论一,他对我谈论的话题不感兴趣(这次对话以我尝试以家庭斗地主和介绍asmr的存在为引子。)

结论二,他认为我喜欢的东西非常小众,并且推断我是在标榜自己的某种独特。

结论三,他认为我不够成熟,因为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同理也无法与他谈及所谓主流的东西,证明知识面的浅薄。

结论四,他不认为我和他之间存在的沟通问题是很大的问题,并且认为等我长大到某种程度的时候,一定会有同他展开真正对话、...

  3

糟透了

我是说我的生活。

又来了,又开始了,一切都超出我预料又如我所想的一样原地打着转。我重新在最后一个珍贵的假期里开始了循环往复的周而复始。反复地制定计划,反复地放弃计划,反复地陷入恼火和困惑中。我像一只被丢到水面上的浮标,摇摇晃晃;又像一个患疟疾即将死去的病人,发着高热,打着摆子,牙关直哆嗦。

令我不可思议又令我感到痛苦的是,即便我知道机会只有一次,即便我已经意识到了两个月后那场考试的重要性,我还能够心安理得的在床上刷着没有意义的、不属于我的东西;我还能在感到焦虑的、无法迅速入睡的夜里,一遍又一遍地安慰自己:会好的,会有出路的。你还有明天,明天又是新的开始。

我不知道自己凭借着什么样的强大自...

  4 4

someone

背完剩下的一点单词,我急匆匆地打开了电脑。

已经到了标明的睡觉时间,卸了妆的眼睛也的的确确的充血犯困了,可是还是非常急切地想要记录下今天晚上和那位博士聊的约莫半小时的天。

我很久没有在交谈时经历过这种“被看透”的感觉了——上一次,还是在交非线编课期末作业时,被那个偏执的近乎有些神经质的老师盯着看的时候。还记得那时是在就我的剪辑作品跟他讨论对于生、死和信仰的一些概念。他只替出了一些轻微的质疑,而我却无法控制的掉下了眼泪。

两小时前的谈话也是这样的。我鼻子发酸,声音发颤,手指尖掐进肉里,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不能哭,不能哭。


大家叫他徐博士。我第一次见他,便生疏的叫叔叔了。挺英俊的长相,看...

  7 1

非实用主义

想到这个题目,是因为刚刚读完父亲寄过来的一套关于美国学府介绍的工具书。好奇之余也有些疲惫的读感。作者是在某个系统鲸领域的佼佼者,说话干净利落、逻辑连贯,有条有理。从各方面来说,的确是可读性较高的指南了。只是我总爱看些与理性不搭边的作品——比如情绪的消融潮涌,犹豫与落日,眼泪同脚印之类,读起无法呈现太多画面的书,就容易犯困。

父亲的选择象征着大部分中国人——实干派,理性,实用主义者。他给我推荐的书往往都是些走快捷路径的工具书——《36个治好拖延症的方法》《成功人士的守则100条》《西点军校的秘密》。硬邦邦地砸过来,明摆着要我节省时间走捷径的想法,有时实在是让我有些哭笑不得。

只是成功真的有捷...

  4

食欲

好像我所有的美好体验,都免不了跟食物扯上关系。

童年是五毛钱一包的火爆牛筋,或者睡醒以后巴掌大的一袋冰豆浆,还有甜甜的、尝起来像纸片一样的香菇肥牛。偷偷递进校门口的冰鸳鸯奶茶,5块钱。在课堂上趁老师不注意低下头猛的塞进一口的干脆面,吃完以后还会把手指上的调味粉舔的干干净净。

家是门口便利店里加一份鱼丸的车仔面,淋上酸甜的番茄酱和辣椒酱。是跟妈妈一起周日做礼拜前吃的肠粉,加蛋加肉,淋上加了香菇碎、小虾米的酱油。是一盘挤挤攘攘的豆豉蒸排骨,脆骨都蒸的酥松,在嘴里能咔吧咔吧的嚼烂。

喜欢是一同在小小的早餐店里分享的小笼包、炒稞和茶叶蛋。你一口我一口喝掉的珍珠奶茶。晚上一起在便利店里吃掉的烧卖和...

  7 2

不可说

那天跟友人一起去灵隐寺走了一趟,捧着杯冰饮在绿荫成团的山寺里走,正好赶上了修行僧人的颂经时间。站在门口听了一会,是调子平平又模糊的发音,实在好奇,便凑到后排老人家坐的地方,看了一眼她们手中拓印的经书。竖排的字,多有重复。扫过其中一句,就这么久久地记住了。

“所有决定不可说。”

即便不认可随意对庙里连名字都认不全的神佛跪拜的举动,但我却坦然的承认了先贤撰写的智慧——所有决定不可说。所有的心思、所有于朝夕间做出的隐秘决定和所有已预见或未知的可能,都藏在心里。不言语,不可说。

真是太奇妙了,禁不住这样慨叹。

杭州热了起来。今天在36度的高温下抱着复习资料从最后一门考试的考场出来,买了一支冰淇...

  7

青少年。一群敏感、脆弱、犹豫不决的生物。随时都能引爆自己伤害别人。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两眼一抹黑的过日子。愚蠢又无知。我受够了这样的阶段,然后渴望变老。no more human。

 

© 葡萄 | Powered by LOFTER